此皇帝的奇特经历,王爷,皇帝,太上皇,皇帝,四次放弃皇都

唐朝末年的唐昭宗李晔,他这个皇帝当的用命运多蹇、颠沛流离来形容,是最恰当不过的了。皇都成了他的客栈,居住一段时间就被迫离开,一生共四次离开首都,这可能超越了所有帝王,创下一个历史的记录。

公元880年黄巢起义军逼近长安,唐僖宗逃往成都,当时作为寿王的李晔随侍唐僖宗左右。公元885正月才回到阔别多年的长安都城。这是此生第一次被迫离开皇都。

公元895年, 朝廷征讨藩镇失利,李茂贞领兵进军长安问罪。唐昭宗再次被迫逃离长安。逃跑途中被华州刺史韩建挟持到华州,堂堂一国之君就这样被大臣幽禁了将近三年,直到898年八月,才在宣武军节度使朱温的解救下回到长安。

俗话说,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,经历了两次逃亡,唐昭宗以为危机已经过去,可以松口气了。谁知道后面还有更大的劫难在等着他。

公元900年十一月,以刘季述为首的宦官集团,策划要废黜昭宗,拥立太子。他们把唐昭宗关在了少阳院,为了防止其逃跑,又熔铁浇在锁上,每日的饭食则从墙根挖的小洞里送进去。这次倒是没有离开长安城,但与世隔绝的日子比逃跑更难受。在刘季述等人的一手策划下,太子李裕改名李缜,即皇帝位,同时以李晔为太上皇,少阳院也改名问安宫。

这一次的变故,李晔以为自己的皇帝生涯到此为止了。但真实应了那句老话,天无绝人之路。宦官集团的死对头宰相崔胤,开始行动了。他凭着平日与禁军将领孙德昭等人的私交,暗中找到他们,请求他们诛杀宦官,救出天子。与此同时,还向朱温求救,朱温的大军也一路开来勤王。

当然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崔胤给他们开出了很高的价码,承诺事成之后必将给予高官厚禄。孙德昭等人怦然心动,遂发动兵变,将刘季述、王仲先等四人全部杀死,救出了李晔。公元901年,李晔复位,孙德昭等人得到厚厚的赏赐,朱温也加封为梁王。

宦官刘季述、王仲先等人剔除了,韩全诲等人又崛起了。宰相崔胤与宦官韩全诲之间的斗争也已进入了白热化状态。韩全诲等人担心斗不过他,便暗中联络李茂贞,准备把昭宗劫持到凤翔。而崔胤得知宦官们的打算后,急忙致信朱温。朱温随即出兵,直驱长安。

韩全诲等人得知朱温大兵出动,立即率兵入宫,胁迫唐昭宗随他们西走凤翔。朱温的精兵五万再次入关,进击凤翔。李茂贞出兵与朱温在虢县北面展开激战,结果李茂贞大败,被杀一万余人。

李茂贞再也无力支撑,只好斩杀韩全诲、张彦弘等宦官,向朱全忠投降,同时放归天子。朱全忠入城后,将所有宦官全部处斩,从此根绝了宦官的兴风作浪。朱温因这次救驾有功,被唐昭宗赐给“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”的名号。

唐昭宗回到长安。这是他第三次流亡后的王者归来。昭宗在心中暗暗祈祷,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但总是天不遂人愿,他做梦都没想到后来又第四次 迫离开长安,踏上流亡之路。但这一次走后,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宦官集团是被打压下去了。但新的矛盾又出现了。崔胤把持朝政,朱温也要争权,这两位昔日的盟友闹翻了。公元904年正月,朱温忠秘奏天子,指控崔胤擅权乱政,离间君臣,随后便命心腹将领朱友谅杀了崔胤,去掉这个心腹大患。

这时的朱温一人独大,这样的结果就是萌发了他的狼子野心。他要“挟天子令诸侯”了。那最好的选择就是把皇帝挟持到他的大本营东都洛阳。于是迁都行动开始,汴州军队强行驱赶长安城中的士民和百官上路,一刻也不准停留。成千上万的百姓们扶老携幼,一路不停地哀叫哭号。唐昭宗又被迫踏上了此生第四次离别皇都的行程。

人员撤离后,为绝后望,军队开始拆宫殿、民宅及所有建筑物,拆除下来的木料全都扔进了渭水。绝世繁华的帝京长安,从此沦为一座废墟。

这时,宦官已经杀绝,跟随天子东行的,只有两百多个内苑的少年,他们平日的任务不过是陪伴皇上打打球,以供差遣而已。即就是这样,朱温也没有放过他们。昭宗一行抵达洛阳郊外,朱温在营帐中摆设宴席,召集那两百多个少年一同赴宴,然后就在宴席上把他们全部勒死。

朱温把早已找好的两百多个年龄、身材都与他们相仿的少年,让这些人穿上了死者的衣服,一如往常地侍奉天子。唐昭宗刚开始毫无察觉,过了好几天才发现,但也只能佯装不知。

904年八月,留在洛阳负责监视天子的心腹将领蒋玄晖、朱友恭、氏叔琮接到了朱全忠的行动指令。

蒋玄晖等人带着几百名士兵敲响了皇帝寝宫的大门,声称有紧急军情要奏,必须面见天子。嫔妃裴贞一刚打开宫门,一眼就看见了杀气腾腾的士兵,不禁脱口而出:“奏事何须带这么多兵?”

话音未落,蒋玄晖的手下史太已经一刀把裴妃砍倒在了血泊中。随后,蒋玄晖等人长驱直入,又撞见了昭仪李渐荣。蒋玄晖喝问:“皇上在哪?”

昭仪李渐荣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赶紧高声呼叫:“宁可杀了我们,也不能伤害天子!”

李昭仪故意发出的叫喊还是惊醒了他。李晔慌忙从床上跳起,躲到了寝殿的柱后。然而,蒋玄晖已经带人冲了进来。李昭仪也冲进来挡在了天子身前,史太先把她砍倒,随即一把揪住天子,高高地举起了那把带血的屠刀。

从此,李晔跌宕的人生被画上了句号。他再也不用颠沛流离了。

参考资料:

《旧唐书》·后晋·刘昫等

《新唐书》宋·欧阳修

《资治通鉴》宋·司马光

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:原创作品,禁止非法转载!

上一篇:挡风玻璃老是刮不干净?可能是雨刮器脏了!
下一篇:没有了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